新笔趣阁 - 玄幻奇幻 - 剑起天下潮在线阅读 - 第五十二章 余烬犹戏命

第五十二章 余烬犹戏命

????????钢刀迎面斩落,面具人轻巧后退,另一人已拦腰截杀。

????????四人出生入死十几年,彼此之间配合娴熟,宛如一人。前一人出手,后一人便知其意,堪堪封死面具人的后路。只见得横斩出刀,面具人避无可避,被那一刀劈中。

????????出刀之人手上一轻,明明眼见这一刀砍在实处,却没有传来应有的反馈。全力一刀挥空,险些脱臼。再看那面具人,已化作一团血雾,猖狂大笑远远传来,终于还是被他逃脱。

????????四名护卫相视一眼,也不浪费片刻时间去悔恨懊恼,直直冲入票号。在那里,还有几名搜刮财物的匪人,需要捉拿回去,交给余力审问。

????????高小姐无措的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,口中依然轻声呼唤着:“爹爹,爹爹……”

????????家的温暖一直都在,只是她这几日方有所觉,正想要重头来过,好好生活,可是那个仅她自己所知,最爱她的人,就在眼前毁灭。

????????她不敢相信,心中仍有一丝侥幸,半晌之后,跌跌撞撞向着未散的烟尘奔去,却在途中踩上一物,向前倾倒。

????????回眸望去,仅是一块木牌,手艺拙劣,上面写着一个人的名字。

????????高小姐想起来,这块木牌,好像是方才那个面具人在闪躲中落下的,可是为何,四名经验丰富的江湖老手,未曾发现呢……

????????来不及思索,将其纳入怀中,再起身奔入票号。

????????那几个戴着面具的毛贼已被四护卫制服,捆绑押解,打算送入余府。至于票号这边,自有专人收尾,那四人的武艺,从来都不是救死扶伤用的。

????????高小姐进门便见满地残骸,支离破碎。巡视一周,很快找到奄奄一息的高老爷,靠着墙艰难的喘息。

????????“爹爹还没死。”这个念头在高小姐脑海里一闪而过,紧绷的神经也松了半截,她连忙跑到高老爷身边,哽咽呼唤:“爹爹,爹爹……”

????????高老爷缓缓睁开双眼,见是自家闺女儿,艰难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:“子寒呀,你没事就好……”

????????“爹爹,爹爹……”高子寒只是无助的呼喊着,她不通医术,也不通武艺。她什么都不懂,这个时候,除了哭,什么都不会。

????????高老爷满是血迹和黑灰的手缓慢而吃力的抬起,他能感觉到自己五脏六腑全都碎裂,每一次呼吸,都是刻骨铭心的疼,更不用说,这个抬手的动作。

????????可他还是咬牙坚持,将手抬了起来,拂过高子寒脸上的泪珠,留下一道漆黑的血迹。

????????“子寒,不要哭了,以后再哭,没人哄你,没人给你买桂花糕……”

????????听着高老爷宛如遗言一般的话语,高子寒愈加泪如泉涌,嚎啕大哭。

????????高老爷了解自己这个女儿,当他睁眼,第一眼看到是她时,就明白自己死期到了。或许换了任何人,就算是店中小二,至少也会抓紧时间去找位郎中来。

????????可是眼前是他的女儿,他最了解的女儿,所以他知道,自己死定了。

????????可他还不能祥和的死去,因为这个女儿哭了。无论多重要的事,在女儿哭的时候,就要先哄她。这是这些年,二人相处下来的经验,也是结论。

????????所以此刻,高老爷已经完全不去想,如何自救。他只是艰难而温柔的抚摸着女儿的脸庞,说着一些宠溺的话,来哄她,希望她不要再哭了。

????????只是隐隐约约间,高老爷心中,产生了一丝期待,一丝对死的期待。他脑海中有个声音在问自己,是不是快要解脱了。

皇冠best365是什么网站????????是啊,要解脱了。自己这一生,的确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事。他曾经有一位好妻子,他很爱她。纵然年少清贫,二人相濡以沫,也自得快活。她是他活着的动力,财富名望,曾经高老爷很喜欢,但是真正得到以后,又觉得无所谓了。不过是能多吃几口饱饭,少挨几次寒冻。人间的疾苦,对于穷过的高老爷来说,从来都不算是苦。

????????真正的苦,都是他人带来的。少年时的高老爷也曾意气风发,如今岁月蹉跎,他只剩下一副虚伪的笑脸,迎接歌潭形形色色的达官显贵。

????????爱妻难产而死,留下一女。高老爷本无意再娶,却又不愿女儿,没了母亲照拂。就算,不是血浓于水的亲娘。可是这些年,无论他如何努力,如何讨好,这个脾气怪异的女儿,总会跟他闹别扭。

????????他也曾想过,是不是高子寒这个名字取得不好。“高”本就有凌绝之意,“子”又是十二时辰之首,最后一个“寒”字,更显生人勿进。曾经也有算命先生奉劝他,将“寒”改为“惠”,“高子惠”之名,可显子孙豁达仁爱。

????????高老爷没有采纳,毕竟那个“寒”字,取自亡妻,他难以割舍。

????????如今回想起来,是不是换了一个名字,会有不一样的结局。

????????不过罢了,一切都罢了。他马上就要解脱了,再也不用虚与委蛇的面对世人,也不用再为女儿的情绪变化,担惊受怕。

????????如果有来世,他想做高子寒的儿子,也来折磨折磨她。

????????思及此处,高老爷忽然笑了,他好像终于领悟到,世人常说,子女是来向父母要债,是什么意思。或许自己上辈子,欠了高子寒更多。

????????高子寒见父亲忽然没有来的发笑,自己也勉强挤出一个笑容,鼻涕滞留在鼻子里,发出“嗡嗡”声:“爹,爹笑了,爹没事了。”

????????高老爷说道:“没事了,爹没事了,这一次,爹真的解脱了……”

????????看着高子寒平日里冷若冰霜的俏脸,被自己恶作剧般抹上了一圈又一圈黑灰,高老爷心中,更为欢喜,仿佛终于从这具虚伪不堪的丑陋身躯中脱离,又回到年少时桀骜的模样。

????????他笑了,人间游历四十载,归去时,仍旧是少年。

????????于是他笑着笑着,便将笑容,凝固在脸上。

????????这是他留给女儿的最后一个印象,希望不会太差。希望高子寒往后某个无助的夜晚惊醒时,想起父亲这样的笑容,能带给她温暖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