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- 其他 - 九霄天魂变在线阅读 - 第一卷 名动北冥 第一百三十一章 待我归来日,便是雪恨时

第一卷 名动北冥 第一百三十一章 待我归来日,便是雪恨时

????????随着雪神宫强者的离去,问剑宗众人神色怅然,纷纷目光黯淡,心中悲凉久久不能平静。

????????唐紫璇娇躯如同轻羽般落下,美眸中神色复杂。

????????“抱歉,宗主,太上长老,我尽力了。”

????????叶辰苦涩一笑,摇了摇头:“如果不是你恳请雪神宫相助,今日问剑宗恐怕是鸡犬不留。”

????????所有人皆沉默不语,面色屈辱苦涩。

????????被人上门羞辱,且贬为玄黄级,每个问剑宗弟子心中都五味杂陈。

????????“都散了吧。”太上长老瞳孔涣散,无力地挥了挥手,声音传出。

????????“将青石真人送去疗伤,所有弟子都回去吧。”

????????举天真人和铸剑真人搀扶起远处那重伤倒地的青石真人,眼瞳赤红,牙关紧咬。

????????这便是北冥域乃至天玄大陆的法则,弱肉强食,弱者在强者的面前如同蝼蚁,欺你又如何,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。

????????“老青,没事吧!”

????????“咳咳……”青石真人口里咳出丝丝鲜血,面色苍白,不过一双眼里那充满恨意执拗的眼神依然明朗。

????????“小庙,一定会洗雪我问剑宗的耻辱,我相信他。”

????????“唉,老青你别说话了,回去好好养伤。”举天真人目光中透着关切,无奈苦笑,掌中温和的玄力涌入他的躯体。

????????天空中残阳如血,暮色渐渐落下,问剑宗上下沉浸在浓浓的悲凉与落寞之中。

????????远处山峦上的醉此庙嘴唇微抿,面无表情。但惊蛰能够感受到此刻少年那藏匿于心中的恨意,难以想象,日后的北冥皇室会承受其多么可怕的报复。

????????呼——

????????一阵凉风吹过,几片枯黄的落叶飘下,醉此庙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。

????????……

????????夜色,如浓稠的墨砚,深沉得化不开。

????????青石峰,一道落寞的倩影怅然而立。

????????在她的面前,一道矗立的石碑寂静幽长,其上刻着深灰色的名字。

????????林尘。

????????林欣呆呆地看着石碑上的名字,美眸中失魂落魄。

????????“哥哥......我该怎么办?”

????????“宗门蒙辱,小师弟生死未卜,师尊重伤,如今的青石派已然面目全非.......”

????????少女眼眶中泪泉早已干枯,只剩下迷茫和倥偬,喃喃低语。

????????啪!

????????一只厚重温暖的手掌忽然间搭在了她那如雨中残荷般的香肩上,令得林欣娇躯一僵。

????????“欣儿师姐,我回来了。”

????????林欣听闻这熟悉的声音,憔悴的俏脸猛然转过,美眸颤动。

????????随即她不由得一愣,映入她眼帘的并非是她心中的那张面孔,而是一名陌生,面色昏沉的中年男子。

????????“你........”

????????还没等林欣惊语,醉此庙手掌划过面前,那熟悉俊逸的少年脸庞恢复了过来。

????????“小师弟!”

????????林欣黯淡的眸子猛然一亮,一把扑入醉此庙的怀中,本已枯竭的泪泉再度涌出,顷刻间打湿了醉此庙的衣肩。

????????少女泪如雨下,哭声带着无尽的委屈与悲痛,此时的她再不是当初那个活泼可爱,古灵精怪的调皮女孩,活生生如一个泪人般,委屈,无助。

????????醉此庙鼻尖酸楚,忍不住抬起头,深吸了一口周围那冰冷的空气,旋即伸出结实的手臂,将林欣那纤细的腰肢,紧紧搂入怀中。

????????“都是我的错,我没能做到对你的承诺,和林尘师兄安然归来。”

????????“我也连累了宗门,害的大家蒙受耻辱。”

????????男儿有泪不轻弹。

????????醉此庙即便是到了生死绝境都从未流过一滴眼泪,可如今,感受着怀中柔软那憔悴的悲意,他终究还是流下了自责的泪水。

????????此时,身后的林子里,一道倩影掠出,那皎洁如月光的美眸中闪着惊愕。

????????“醉...醉此庙!?”

????????“你回来了?”

????????白萱玉手掩住红唇,惊呼道。

????????她没有想到,在皇室和毒宗如此步步紧逼的时间段,醉此庙竟然敢返回宗门。

????????白萱瞧见两人旖旎的抱在一起,芳心不由得略有古怪,紧接着神色慌张。

????????“我这就去通知宗主大人他们!”白萱美目一闪,娇躯立刻欲动。

????????“白师姐,别。”这时,醉此庙扭头出声,墨色的眼中神色复杂。

????????“我一个罪人而已,连累宗门受辱,师尊负伤,有何颜面见宗主,师尊,诸问剑宗长老,以及师兄弟。”

????????白萱心中一怔,随即黛眉微蹙,贝齿轻咬红唇:“醉师弟,这不是你的错,是皇室持强凌弱,公报私仇,你怎可一人独揽全责!”

????????林欣此时也从醉此庙怀中挣脱,红肿的眼圈令人怜惜,目光直对着少年的瞳孔。

????????“白师姐说的没错,小师弟,青石峰的众师兄弟和师尊都盼望着见你。”

????????醉此庙目光中闪过一丝犹豫,随即深吸了一口气,叹道:“不用了。欣儿师姐,白师姐,我马上就要走了。”

????????“什么?你要去哪?”

????????林欣和白萱不约而同惊道,随即相视一眼,面色微红。

????????“不行,皇室已然对你在整个北冥域内下了诛杀令,你此时外出凶险异常!”林欣眼圈通红,率先抗道。

????????“醉此庙!在问剑宗之内,有着宗主和众长老庇护,你的安全度更高!”白萱也是同样俏脸一沉,银牙紧咬道。

????????“呵呵.......宗门的耻辱谁来洗雪。苟且偷生又能如何?”醉此庙双目微闭,沉沉一叹。

????????林欣和白萱皆沉默不语。

????????是啊,如今的问剑宗已然走投无路,不仅宗门降级玄黄,而且资源和地域也即将被北冥皇室收走,真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。

????????如果这个耻辱不能得以洗雪,在这北冥皇朝为尊的北冥域,问剑宗只怕是要面临宗门解散的境地。

????????“我意已决。这次之所以冒险回宗,便是为了祭拜林尘师兄。”醉此庙眼神凝重,身躯微微向前。

????????咚!

????????他的膝盖重重跪地,下方的土壤都随之凹陷。

????????醉此庙没有说话,只是对着林尘默默地拜了三拜。

????????这个将他从求如山破庙中带出,引领他修炼,一直以来关心帮助他如同胞兄弟般的师兄,醉此庙早已将他视作自己的亲人。

????????夜色微凉,醉此庙在林欣和白萱的注视下,缓缓起身,随即目光带着一股无比的坚毅和沉重看向两人。

????????“今日问剑宗所受之辱,我醉此庙记下了。北冥皇室,毒宗.........”少年声音低沉,透着一丝令人惊颤的压抑。

????????“欣儿师姐,白师姐,保重。”

????????醉此庙目光黯淡,咬了咬牙,他的步子缓缓朝着林子走去,每一步都带着让人说不出的沉重。

????????“小师弟!”

????????“醉此庙!你去哪里?”

????????林欣和白萱两人不由得伸手欲拦,美目中都早已噙满了晶莹。

????????醉此庙并未告知两人自己将去哪里,那遥远的乱荒域,即便说了也不过是增加两人心中的担忧。

????????“待我归来日,便是雪恨时。”一声如清风般的话语传进林欣和白萱的耳中,两人娇躯皆怔在原地,呆呆地看向前方,醉此庙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她们的瞳孔之中。

????????青石峰的山崖上,夜晚的寒风刺骨冰冷,天空中那轮残月自云层中探出,缕缕月光照耀在林欣和白萱完美如玉的俏脸上,带着些许凄美,熠熠生辉。

????????她们相信,待到醉此庙重返问剑宗之日,便是这北冥域变天之时。

??????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