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- 游戏体育 - 我的师门有点强在线阅读 - 198. 没完那就没完吧

198. 没完那就没完吧

????????熊熊烈焰燃烧着,一股异香伴随着凄厉的惨叫声自烈焰中响起。

????????间中夹杂着无数咒骂。

????????但是伴随着咒骂声渐渐变成求饶声,然后声音又渐渐低了下去,在场的人都知道,杨奇是真正的身死道灭了。

????????看着杨奇被真正的挫骨扬灰,一直紧绷着的精气神在这一刻松懈后,苏安然只感到一阵精神恍惚,一直刻意忽视着的所有伤痛也此时全部爆发出来。只见苏安然双腿一软,整个人就再也坚持不住,缓缓瘫倒。

????????但就在苏安然即将摔落的时候,一股轻柔的微风吹拂而至,托住了苏安然,让他避免摔倒在地。

????????一道惊鸿剑光从天而降,宛如虹桥投射。

????????“三师姐。”苏安然看到这道剑光,就知道来人是谁,“我……”

????????“不用担心。”唐诗韵微微点头,冰冷的脸色也只有在望向苏安然时才会流露出几分温柔,“先服用丹药,别伤了本源。”

????????本源受损的危害,苏安然在踏入修道界的时候,黄梓就已经耳提面命过无数次,因此他自然知道轻重。

????????仅剩的最后一颗大还丹,被苏安然一口吞入。

????????药效很快就开始发挥出来。

????????虽然苏安然身上的伤势看起来格外的惨烈,但是实际上并没有伤到脏腑,也没有什么完全无法救治的重伤,因此当大还丹的药效开始发挥时,苏安然的神色就渐渐变得红润起来。身上那些皮外伤虽然没有瞬间就自动愈合,但起码是成功止血了,并且还将残留于伤口上的煞气、刀气、剑气等等,都逼了出来,加快了苏安然伤势的痊愈速度。

????????不过身体上的这些伤势容易恢复,可来自精神和心灵上的伤害,就没那么容易恢复了。

????????“唉。”轻微的叹息声响起,几道身影也相继落在了苏安然的面前。

????????一名腰挎金刀,神色阴鸷的瘦小老头,望着苏安然的目光充满了愤恨之意。

????????这一位毫无疑问就是刀剑宗的刀门长老。

????????在他左身侧则是一名穿着道袍,一副仙风道骨的老者。

????????之前苏安然有听到三师姐提到真元宗的名字,结合在场只有这么一名道袍老者,所以他的身份也不难猜测。

????????另外三人里,苏安然只认得出来有一人应该是来自某个剑修宗门的长老,毕竟对方身上那股凌厉冲霄的剑气几乎毫不掩饰,所以这一点还是非常好辨认的。

????????剩余另外两位,一位看起来像蛮子,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仿佛来自远古部落的蛮荒气息;而一位则气势雄厚,只是简简单单的呼吸间,几乎就能引动周遭不断出现异象变化,似乎实力相当的不稳定。

????????“这件事没那么容易结束!”那名刀剑宗的老头怒声喝道。

????????唐诗韵斜了对方一眼,冷笑一声。

????????但是那名似乎是剑修的中年男子却是突然拔剑出鞘。

????????这是一柄剑脊薄且剑身细长的直剑。

????????只见这柄直剑当空一挥,原本暗红色的剑身顿时就变成了湛蓝色,周围甚至隐隐传来了水流涌动的声音。

????????一股莫大的重压感,凭空浮现。

????????紧接着,其他几人却是突然轻咦了一声。

????????只见空气里,有一道极为明显的气流在掠动着,就好似从湖面上划过的一叶扁舟,留下无数被荡开的涟漪。

????????长剑轻点。

????????只听“叮”的一声轻响。

????????下一个瞬间,狂暴的剑气猛然炸散开来。

????????寒风呼啸。

????????弥漫开来的寒气仿佛就连空气都要冻结一般:清晰可见的寒霜在半空中迅速弥漫开来,然后又纷纷化作冰渣掉落在地。而由于这突然被冻结的巨大气流缺口,一股强气流音爆也紧接着猛然炸开。

????????此时此刻,在场的这些大能哪还不知道刚才被引爆的那道古怪气流是什么。

????????无形剑气!

????????在场众人心中皆是一惊,脸上纷纷浮现诧异之色,因为就连他们都没有察觉到这道无形剑气!

????????所有人的目光,不由得纷纷望向一脸淡然的唐诗韵。

????????“过了。”中年男子缓缓收剑,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。

????????唐诗韵淡淡的看了一眼对方,然后目光落回刀剑宗长老的身上,开口说道:“我知道你们名门大宗特别喜欢说些场面话,或者总喜欢放几句狠话,仿佛这样就不算失败一样。但我想说的是,你找错人了。……现在不是你说这件事没那么容易,而是我,太一谷谷主,黄梓座下,行三唐诗韵,代表太一谷跟你宣布,这件事没那么容易结束。”

????????在场五名地仙境大能。

????????除去那名身上带有强烈蛮荒气息的大汉一脸看好戏的表情,以及那名气势浑厚,呼吸间身周总有一股寂灭、复苏的奇特异象男子露出一脸无奈的神色外,剩下三人包括刀剑宗那名外事长老,皆是一副错愕的表情。

????????“唐仙子,我觉得……”那名气势浑厚的年轻男子突然开口。

????????“你们万事楼想要介入此事?”唐诗韵挑了挑眉头,冷眼望着对方。

????????“不是。”被唐诗韵这么一问,这名年轻男子吓得冷汗都冒出来了。

????????他作为万事楼的内务执事之一,这次刚好轮值负责天元秘境的监管工作,结果却没想到摊上“一只凶兽从秘境洞府里破界而出”这么一档子破事。现在这档子破事就已经让他感到焦头烂额了,要是一个不小心被唐诗韵带进沟,介入到太一谷和刀剑宗之间的事情,那么他到时候怕不是要被万事楼的高层给生吞活剥?

????????所以唐诗韵毫不留情的直怼,他根本就不敢接话。

????????“小师弟,我们走吧。”唐诗韵懒得理会对方,转过身对着苏安然开口说道。

????????“三师姐,先等等。”苏安然开口阻止了唐诗韵要将自己带走,他强撑着精神跑回灵梭残骸处,然后将青玉抱了回来,“三师姐,以我这样可能不适合你御剑带我……”

????????苏安然可没忘记,自己这位三师姐御剑飞行那简直是超级危险驾驶。

????????他可不想自己没死在杨奇和那位刀剑宗长老的手上,反而死在自己三师姐的御剑飞行下。

????????唐诗韵扬手放出一艘灵梭。

????????这一艘正是之前为了让她不至于迷路,所以许心慧特意给唐诗韵设计的自动寻路型灵梭。

????????唐诗韵没有再理会其他人,带着苏安然上了灵梭后,就要离开。

????????“等等!”那名万事楼的内务执事顿时坐不住了,“唐仙子,你就这么离开了?”

????????“要不然呢?”唐诗韵挑了挑眉头,“我要杀了罗老头,你们又要阻止,难道我还要留在这里受膈应吗?”

????????“不是,那裂魂魔山蛛……”

????????“与我何关?”唐诗韵冷笑一声,“你们就让刀剑宗的长老帮你们解决此事好了。小女子不才,帮不上忙。”

????????“等……”

????????不理会这名执事的话,唐诗韵径直驾驶着灵梭迅速远去。

????????“这……”看着唐诗韵一点面子都不给,说走就走的模样,这名万事楼执事终究只能是一脸的无可奈何。

????????“罔顾大局!黄毛小儿!……”那名刀剑宗的外事长老,却是突然开口大骂起来,“太一谷这群玄界毒瘤!”

????????“嘿,人都走了,你骂给谁看呢。”那名一身蛮荒气息的男子突然咧嘴笑道,“有本事你当着人家唐仙子的面骂啊?”

????????“谢蛮子,你什么意思!”刀剑宗外事长老怒气汹汹的望着这名中年男子。

????????似乎真的来自蛮荒的中年男子冷笑一声,神情不屑的望着刀剑宗外事长老:“我什么意思你还不知道?你的外事长老到头了。太一谷那群疯子有什么事做不出来的?他们说这事没完就肯定没完。……嘿,我要是你,我现在就要开始想好怎么跟宗门交代,自己是如何在三言两语间就给宗门惹来大敌的。”

????????“哼,太一谷算什么大敌!”刀剑宗外事长老犹自嘴硬。

????????“是是是,人家太一谷认真算下来,可能现在也就只有两位地仙境强者而已,的确比不上你们刀剑宗有好几十位地仙境强者。”谢蛮子冷笑一声,“但是你不妨问问旁边这位。……老安头,听说你们真元宗几百年前号称有三十七位真仙?”

????????莫名其妙被点名的道人脸色猛然一黑。

????????这王八蛋简直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!

????????如果不是对方的实力几乎不在自己之下,这名出身真元宗的道人都要教对方做人的道理了。

????????万事楼的内务执事,此时看着几乎都要内讧打起来的几位大能,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。

????????你们别顾着吵架啊!

????????我们进入天元秘境是来办正事的啊!

????????裂魂魔山蛛的事要怎么处理啊?你们倒是吱个声啊!

????????“我觉得……”一直没有开口的那名剑修,突然开口了。

????????听到这三个字,万事楼的内务执事脸上不由得露出喜色,总算有一个还明事理的,知道还有正事没办的人。

????????“……你们刀剑宗招惹到的,可能不止一个太一谷。”

????????万事楼内务执事的脸色突然一僵。

????????不对啊,大哥,你这台词念错了吧?

????????“刚才那只苏安然抱在手上的金毛狐狸……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那应该是妖盟九尾大圣的小孙女,青玉。”

????????“那只野兽?”

????????“青玉散功了?”

????????两声惊呼,一前一后的响起。

????????刀剑宗罗姓外事长老,神情呆滞。

????????……

????????“这只……金毛狐狸……”灵梭上,唐诗韵的眉头微皱,“你从哪找到这只野兽的?”

????????“野兽?”苏安然心中一突,脸色猛变。

????????玄界相信字符通灵,因此对于野兽、妖兽、凶兽、灵兽等等字眼,都有着非常严格的规定范畴。

????????妖兽和凶兽自不必说。

????????灵兽指的是因异而体内拥有灵气的部分野兽,它们从来不会作恶,基本只采食日月精华,且生长在人烟罕至的地方。大多数开来灵智的野兽以及少部分从不作恶的通灵妖兽,都可以属于这一类。

????????而野兽,则是指的那些只有动物本能,不仅没有开启灵智,甚至就连妖气、灵气都没有的普通动物。

????????“三师姐!妖族散功后,可还有救?”

????????“据我所知,无救。”唐诗韵沉吟片刻,似乎是在回想什么,然后才缓缓说道,“妖族一旦散功,一身妖气就会尽数归还天地,不仅灵智昧灭,甚至还会彻底重新变回野兽。……”

????????“野兽!”

????????“这还是妖族后代所独有的一点特权。”唐诗韵叹了口气,“若是寻常精怪野兽,侥幸吞**华开启了修炼之路,那么一旦散功后就是当场身死。”

????????苏安然脸色显得相当难看。

????????“难道,就真的没救了吗?”

????????“这……”唐诗韵回头望了一眼苏安然。

????????此时的苏安然,哪还有一开始进入天元秘境时洒脱自若。

????????身上、脸上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细小伤口,再加上一身血污和状若疯魔的披头散发模样,看起来简直就是惨不忍睹。

????????“……或许不是没有办法。”唐诗韵的话到嘴边,悄然改口,“只是……”

????????“只是什么?”苏安然急忙问道。

????????“唉。”唐诗韵轻轻的叹了口气,“你知道灵智昧灭,是什么意思吗?”

????????“根据字面意思,大概能够理解。”苏安然回答道,“……差不多就是变回灵智未开的时候。”

????????“是的。”唐诗韵点了点头,“师尊曾说过,我们人类之所以每一个个体都是不同的,正是因为我们经历过的环境所培养出来的性格不同,因此我们每一个人在遇到同一件事上时,就会出现各种不同的应对策略和思维变化。……而这些东西都会变成我们的经验,是我们未来行事时所参考的依据。而管理这些的,就是……”

????????“记忆。”苏安然已经明白自己的三师姐想要说什么了。

????????“青玉现在的灵智昧灭,就等于她不再拥有记忆,不再记得自己是谁,剩下的就只有动物的本能了。”苏安然的声音有些沉痛,“所以就算真的再帮她开启灵智的话,让她能够踏上修炼之路,她也不再是青玉了?”

????????唐诗韵没有回答,只是微微点了点头。

????????“但是,佛门不是有宿慧之说吗?”苏安然开口说到,“如果……如果我们像开启宿慧那样,在青玉重新开启灵智的时候让他开启宿慧,那么是不是……是不是就能让她重新恢复之前的记忆,让她变回青玉。”

????????“宿慧说,是指的轮回转世。”唐诗韵叹了口起,“她是因为散功导致灵智昧灭,两者并不一样的。”说到这里,唐诗韵想了想,然后又说道:“不过……或许会有其他办法也说不定,我对这方面不是很懂。或许……可以问问老六。”

????????“六师姐?”苏安然双眸猛然一亮。

????????对于这位六师姐,苏安然早已听过大名。

????????自然也知道,她与自己,还有五师姐王元姬一样,都是从地球穿越过来的。

????????只不过,她来的那个地球和苏安然并不在同一个地球,而是另一个平行世界。

????????“恩。她或许有办法,毕竟我们太一谷也只有她懂得如何照顾这些生物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