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- 军事历史 - 吕布之雄图霸业在线阅读 - 第1028章 棋子!

第1028章 棋子!

????????初春还未到,荆州大地的战火的苗头已经点燃。

????????荆州的百姓一个个无助恐惧的望着大街小巷的士卒巡逻,百万大军齐聚荆州伤害最大的便是本土的百姓。

????????襄阳城外城内军营密布,此时这座城池已成了战争堡垒,一座座气势恢弘的战争巨兽露着獠牙。

????????城墙上还有城内到处黑压压一片投石车耸立,一堆堆巨石、碎石堆成了小山。

????????城外每日都有零星的厮杀声,规模并不多或者只能说是相互间的试探。

????????城外铁骑轰鸣,战马来回往返装满麻袋的泥土不断仍在城外,而荆州联军也毫不示弱,仗着城墙的地利,城墙上的密密麻麻的弓箭手可不是吃素的。

????????甚至还会出现襄阳城门大开,精锐的荆州兵马出城与吕军厮杀。

????????在箭雨下吕军刚退,荆州军便出来将城外的泥土麻袋清理的干干净净,战局仿佛又回到了一开始前。

????????这样反反复复双方间不断的试探随着时间的推移,襄阳城墙上的冰城越来越薄战火硝烟也越来与浓郁。

????????吕军大营内!

????????营寨上,几乎每日吕布都会前来观看,今日也不例外。

????????襄阳城门对立的吕军大营营寨上,吕布习惯性的望着远处的坚城。

????????“大王,再下去也是徒劳无功,襄阳坚城若破恐怕伤亡不小。”

????????说是伤亡不小这何尝不是好听话呢?

????????吕布听闻后更是自嘲的一笑,“伤亡不小,恐怕没有三五十万大军用性命填补襄阳城很难下。”

????????贾诩听闻后默然的低着头,这话唯有他的大王能说,他只能含蓄的预示下。

????????其余诸将望着襄阳那高大的城墙脸上充满了凝重,这等坚城更有百万大军守卫,强攻太难了。

????????这已经武关个人统率、无力问题了。

????????懒散的放下了手中的千里镜,吕布轻松的一笑,幽幽道:“看来荆州的战火还需要孤来点燃啊。”

????????“今夜三更造饭,明日黎明前大军推进,既然荆州联军不敢出战,那孤便让刘辩、刘备小儿再也不敢踏出襄阳城一步!”

????????“倾尽大军所有投石车、弩车等攻城利器,骑兵居阵前,给孤填平了这座城墙,若蜀军敢出战,铁骑直冲城门。”

????????说道这里时吕布脸上充满了浓浓的霸气,手掌一指襄阳城大喝道:“孤要打的刘辩、刘备俩小儿再无胆出城门一步!”

????????“荆州贼兵走不成城门,汝等可有信心填平了这座城墙!”

????????左右两侧的武将齐齐一抱拳出列,一个个脸上透着刚毅兴奋的神色大吼道:“诺!”

????????“杨林、周瑜汝二人日夜轮番率领三军将士给孤攻打襄阳。”

????????“一个月内!孤要见到襄阳城头上烽火漫天!”

????????“末将领命!”

????????深邃的眼眸望着襄阳城,吕布幽幽道:“一只不敢伸出头的乌龟再怎么强大拥有伤害不到嗜血的鲨鱼。”

????????“一个月内,孤要的是汝等以最小的伤亡填平城城墙!”

????????周瑜与杨林相视一眼后,二人郑重的一抱拳,沉声道:“大王放心,末将定不辱使命。”

????????当吕布转身大步离去后,二人抬起头相视一眼,纷纷露出了笑容。

????????“杨老将军,夜晚便交由瑜了。”

????????看着率先开口的周瑜,杨林抚着下巴的白须郑重的点头,白天也夜晚只要不是傻子也知道,夜晚才是最危险的也是最难熬的。

????????对于周瑜争取夜晚,杨林眼眸中只有欣慰,自家人知道自家事,到底是上了年龄也许三五日还没什么,可每日都如此不出半月绝对会有有股力不从心的感觉。

????????而且他的大王也不是没有给他们准备好副手。

????????只见二人望向了身后四名儒士,司马懿与庞统还有徐庶、杨修四人相视一眼后,纷纷站到了所选择的将军身后。

????????司马懿、杨修二人选择了杨林,庞统与徐庶二人则选择了周瑜。

????????“嘿嘿~公瑾,明日晚上开始就由末将来掠阵了。”

????????裴元庆爽朗的一笑,直接对着周瑜笑声说道,看到此人后周瑜也是无奈的苦笑。

????????而杨林更加欣慰的是宇文成都这位不言苟笑的金甲后起之秀,冷漠的模样更是看的杨林频频点头。

????????这才是一个真正合格的将领,喜怒不形于色,更能恪守本职。

????????“呵呵~云与文远将军便统率军中骑兵随时准备接应两位将军了。”

????????赵云与张辽二人更是脸上透着笑容,虽看似没有统率一军,但他们二人的责任更重。

????????二人分别统率其余骑兵,万一战场上出现任何事情,他们便要率领骑兵出战。

????????至于吕罂更是对着诸位将军拱手沉声道:“罂便在营寨之上观诸位将军大展神威了。”

????????“诺!”

????????这个位置才是最难,前方领兵的只需要负责出战的大军便可,而他不仅仅要时刻注意前线作战的大军,更要时刻把握住战局的变化,还有军营内的一切都需要他统筹。

????????可以说此时吕罂才是三军主帅,而他们的大王吕布大步返回军营后,也就是说不出大事的话,战场全部交由他们了。

????????傍晚时分,吕罂疲惫的走进了帅营内,帐内吕布正握着一本兵法正在仔细阅读。

????????“父王!”

????????抬起头看见疲惫的吕罂后,吕布嘴角轻轻勾起了一丝笑容,“如何?”

????????轻叹一声吕罂抱拳沉声道:“各路兵马已经点齐,营内物资、攻城器械也准备妥当。”

????????看着吕布若有深意的神色,吕罂再次轻叹一声道:“超过五十万大军的调遣有些累更是有些伤神。”

????????“哈哈~”

????????听到这样的回答后吕布更是露出了豪迈的笑容,轻轻的将兵书放下笑声道:“若大军调动如此轻松,天下乃至历史上就不会只有渺渺无几的几位不世名将了。”

????????“汝与孤不同,孤当年是从一人战场拼杀至此,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,一开始十人百人千人乃是万人,到了后面更是十万二十万到现如今的百万大军。”

????????说道这里时吕布深深的望了眼自家儿子沉声道:“孤打下了这偌大的江山,汝注定了起点要高过一切,因此吾吕布的儿子日后一定要强!比孤还要强!”

????????看着疲惫的吕罂,吕布更是轻轻摇着头,“孤没有用汝,却用杨林、周瑜为帅,汝可看出什么?”

????????对于突然起来的问题,吕罂听闻后皱起了眉头,最后摇着头他今日忙了一天,面对了军中琐碎的事物当真没时间想其他。

????????而吕布却是淡淡的指着沙盘,“这里是荆州,也可以说是孤的万里山河,但孤还是一个人,哪怕是秦皇汉武复生难道这万里江山是靠一人乎!”

????????手指着一座座营寨与城池,一张张各路将领的旗帜,“为将!为帅!天下人并不少,但为王!为帝者却只能有一人!”

????????“天下太大了,大到孤一生都未必走的完,因此将与帅才会出现。”

????????“天下为棋,守江山、打江山需要的不是孤,而是这些棋子,将、帅便是一枚枚重要的大棋。”

????????“将、帅!这些大棋需要无数的棋子才能存在,而这些棋子全部掌握在一人之手,也只能是一人之手!”

????????“汝可明白!”

????????吕布直勾勾的望着,吕罂听闻后看到了沙盘上密布的小旗顿时明白过来,脸上露出了明悟之色郑重的点头。

????????“儿臣明白了,父王是让儿臣学会如何用这些棋子,儿臣需要学的不是成为棋子甚至大棋,而是成为执棋之人!”

????????呵呵~

????????对于这一切吕布笑而不语点着头,“有时候无需亲力亲为,若真到了如此地步,那么这些棋子便成了废子。”

????????“棋子也需要发挥的空间,如此一来才能成长为统率一片棋子的大棋。”

????????“罂儿,当你能在棋盘上落子时,便是这棋盘上的执棋人,而执棋人天下只能有一个。”

????????“人生如棋,落子无悔,胜负最后只能有一人!”

????????“棋子的想法是吃掉对方的棋子壮大自己,而执棋人只需要击败棋盘上所有执棋人,将除自己外所有的执棋人变成棋子,变成自己掌中的棋子。”

????????便走边说的吕布脸上露着自信的笑容,“棋盘很大,但结局只能容下一个执棋人。”

????????听了这么多的吕罂脑海中的疲惫仿佛在渐渐散去,脸上更是露出了坚定之色。

????????“父王才是执棋人!”

????????“不!执棋人只能有一个,因此你要比孤强,甚至孤日后也是你的掌中的一枚棋子!”

????????此时吕布掌中更是捏起了一枚一侧围棋上的黑子,盯着吕罂脸上更是透着一股诡异的笑容。

????????“比如此时罂儿便是为父手中的棋子,而这枚棋子的作用很大,能令其余棋子不会反噬,也不会变成白棋。”

????????“汝更希望这枚棋子更快的!”说道这里时吕布手掌一发力,顿时这枚黑色棋子化为了齑粉。

????????而吕布则缓缓坐在了一侧,盯着棋盘脸色沉重一字一顿道:“孤要这枚棋子取而代之成为这棋盘新的主人。”

????????棋子!看着父王鬓角的白发,吕罂鼻头一酸,低着头喃喃发出了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。

????????“可罂儿想成为父王手中一辈子的棋子。”

????????可面对扑面迎来吕布那坚定的神色后,吕罂低着头拱手沉声道:“儿臣定会成为新的执棋人!成为这棋盘上的主人。”

????????但现在父王才是执棋人,这棋盘的主人,儿臣现在最大的愿望不是取而代之,而是成为父王手中最强大的棋子。

????????最后一句只能永远的埋藏在心中,而吕布却不知,脸上反而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